利好不断,跨境电商出口表现亮眼

今年以来,受全球疫情影响,我国大量传统贸易订单转为线上成交,跨境电商出口需求大幅增长。特别是以跨境电商B2B(企业对企业)直接出口和跨境电商出口海外仓为代表的新型外贸出口业态表现亮眼,实现逆势增长。

搭上政策快车卖全球

根据海关总署公告,自7月1日起正式开展跨境电商B2B出口试点业务。公告明确将境内企业通过跨境物流将货物运送至境外企业或海外仓、通过跨境电商平台实现交易的贸易形式纳入海关跨境电商监管,同时指出企业可通过“跨境电商B2B直接出口”和“跨境电商出口海外仓”两种模式开展跨境电商B2B出口业务。从9月1日开始,该试点还新增了上海、福州、青岛等12个直属海关。

以往,大量传统贸易商品只能以一般贸易或者快邮件的方式出口,物流方式相对单一,且无法纳入跨境电商优惠政策管理。在新发展形势下,海关研究推出新的跨境电商出口监管模式正当时,这些政策红利正加速释放。

受疫情影响的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正是第一时间搭上政策快车的企业,在这个“双11”,企业产品远销海外,更好地满足了客户的线上需求。

在成都空港国际快件中心,一批服饰、手机壳等货物顺利通过跨境电商企业对企业模式准备出口欧美。由于现在可以一次性批量申报出口,出口时间提前了5个工作日。

10月,上海海关出口清单量达46万票,平均每个工作日2万票电商货物通过新开放的B2B监管模式出口至全球各地;“双11”期间长沙黄花跨境电商监管中心共验放直购出口跨境电商清单达到284.08万票,单量同比增加893.63%……在海关推出的一系列配套优惠政策刺激下,这些数字还将继续增大。

物流降本同样可观

出口跨境商品的物流降本同样可观。据统计,跨境电商出口货物50%属于带电类产品。受政策限制,此类产品在国内不能走空运渠道,大多通过深圳陆运到香港,再由香港转空运出境。这一来一回,运费、仓储都需要成本。

全国多地都在探索货物出口新路径,例如,今年5月,青岛西海岸新区保税物流中心在山东省率先设立“空港货栈”,搭建了双向通达、运力丰富的“中日韩海上高速公路”,通过货栈打板、海港联运、日韩机场中转“海空联运”模式,形成“海运价格+空运时效”的物流优势。

作为全国首个市场采购贸易试点的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但作为内陆城市,义乌企业可选择的物流模式和路径较有限。对此,河南E贸易核心功能集聚区与中国(义乌)跨境电商综试区展开合作,将郑州跨境电商创新模式与义乌市场采购贸易试点模式进行有效叠加创新,为企业搭建“跨境电商+市场采购”出口新路子,打通义乌—郑州市场采购贸易“物流链”,极大加快了义乌小商品走向国际市场的速度。提升中国品牌影响力

跨境电商凭借其线上交易、非接触式交货、交易链条短等优势逆势上扬,已成为稳外贸的重要力量和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引擎。

“中国制造及电商运营优势明显,借助跨境电商缩短传统贸易链条,并将效率优势从制造环节延伸至零售环节。”浙江工商大学中非经贸研究院院长赵浩兴对记者表示,海外电商化与中国制造优势叠加,将继续推动跨境出口电商长期向好。

中国品牌和中国企业正在不断走向世界,在今年8月《财富》发布的世界500强排行榜上,中国大陆(含香港)公司数量达到124家,首次超过美国(121家),实现历史性跨越。《全球战略定位报告:国家心智资源中的万亿机会》中国版报告也显示:传统低端制造业的中国形象从高端人群开始潜移默化地逐步改善,科技和创新已超越性价比,成为中国品牌第一标签。

“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正处于转型阶段,中国经济的发展与中国品牌的全球化打造将相辅相成。”赵浩兴以中非经贸发展举例,疫情对劳动密集型的生活消费品贸易和服务贸易影响最大,而当前中非经贸主要集中于劳动密集型领域。在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下,中非贸易不仅要在商贸业态、商贸技术上转型升级,更需要开拓新的经贸投资领域,如布局具有科技含量、绿色生态的农产品深加工、数字经济等,通过多方创新,提升我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品牌竞争力。

本文由 多多参谋 作者:多多情报通 发表,其版权均为 多多参谋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多多参谋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多多参谋免费注册试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