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的无人机送货业务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酝酿了几年之后,亚马逊的无人机送货业务终于迈出了商业化的第一步——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在电商行业,物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其中又以人力成本为重,无论是出于对全自动化的追求,还是削减人力成本的考量,亚马逊对无人机送货的热衷都在意料之中。

更何况,竞争对手谷歌、UPS都已经早早获批。技术的想象力自然是无限的,但自然条件、人为操控等因素都是无人机升空后的挑战。

 

北京商报
  30分钟送货上门

“人在家中坐,货从天上来”,亚马逊正在致力于将这一愿景变成现实,目前已经打通了监管部门这一障碍。当地时间8月31日,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宣布,亚马逊公司获得了联邦政府的批准,可以运营旗下的Prime Air Delivery机队,这意味着亚马逊可以进行试点计划,从而在美国推出商业无人机快递服务。

由此,亚马逊正式成为了第三家“持证上岗”的商业无人机快递公司。去年4月,Alphabet(谷歌母公司)旗下的Wing成为第一家获得FAA批准在美国进行商业交付的无人机交付公司;同年10月,UPS也获得了FAA的批准,以航空公司的身份运营无人机机队。

此次获得FAA批准后,负责Prime Air的亚马逊副总裁David Carbon在声明中表示,这是Prime Air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公司将继续开发和完善技术,将运载无人机完全集成到空域,并与FAA和世界各地的其他监管机构密切合作,实现30分钟交付的愿景。

不过,FAA此前一直没有批准亚马逊的申请。去年8月,亚马逊再次提交请愿书,要求FAA批准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早些时候,亚马逊聘请了David Carbon来主管其Prime Air无人机交付业务,而后者的前一个身份是波音高管,其专业知识主要是组装和运营,与此同时,他在航空领域20多年的经验也可以在法规方面有所帮助。

终于在8月最后一天,亚马逊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不过,虽然获得了FAA的批准,但从技术角度来看,目前亚马逊的无人机能执行的任务较为有限。根据亚马逊在请愿书中所写的,亚马逊Prime Air服务前期将集中在人口密度较低的地区,且包裹的重量将控制在5磅(约2.3kg)以下。

对于未来规划和商业服务的时间表,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亚马逊方面,不过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具体回复。受此消息影响,亚马逊股价在周一出现了明显上涨,截至周一收盘,亚马逊股价上涨1.45%,报3450.96美元。

 

北京商报
  七年马不停蹄

为了FAA的这一次点头,亚马逊着实付出了不少。

痴迷于自动化、创新技术,亚马逊CEO贝佐斯早在七年前就将自己在无人机送货领域的野心展露无遗。2013年,贝佐斯接受采访,透露了送货无人机项目“Prime Air”,贝佐斯的目标是“30分钟送货上门”。彼时,贝佐斯表示,“我们最早要到2015年才能获得FAA的批准。虽然这么说可能显得有些乐观,但我觉得大概需要四五年吧”。

当然,令亚马逊没想到的是,FAA一直没给自己开绿灯。即便如此,亚马逊也一直没停下脚步。2014年4月,贝佐斯在年度致股东信中表示,团队已经开始测试第5代和第6代无人机,第7代和第8代无人机也已在设计中。

但亚马逊的心心念念并未能得到FAA的心软,后者对于亚马逊在室外进行无人机送货测试的要求迟迟不肯点头。直到2015年3月,FAA才为亚马逊“开绿灯”,但要求严格,除了每月提供详细飞行数据,亚马逊(某特定型号)无人机还需要遵守在白天目视气象条件下进行,飞行高度不可高于400英尺(约10米),且不可飞出操作员视野范围等等条件。

因此,较为宽松的海外市场成为了亚马逊的首选。2016年,技术终于照进现实,亚马逊首次成功实现了无人机送货,彼时,它给英国剑桥的一户人家投下了一袋爆米花和Fire TV。亚马逊第一次吃螃蟹的过程是顺利的,从完成下单到送达总耗时13分钟,全程无需控制员操控,在送完货后也能自己返回。

2019年,亚马逊在MARS大会上首次推出了一款新型的电动投递无人机,能够在半小时内将重量低于5磅的包裹运送给客户,飞行距离可达24公里。

彼时,在亚马逊的设想里,距离商业化只剩临门一脚了,亚马逊全球消费者首席执行官杰夫·威尔克称,该公司可能会在几个月内使用无人机交付包裹。

性价比如何

如今,在FAA的首肯下,亚马逊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一旦商业化成功,对于亚马逊的物流体系而言将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对成本的削减自然是亚马逊大力发展无人机送货的初衷。美国基金公司Ark Invest曾计算称,在美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下,亚马逊的无人机可以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以0.9美元的成本送达货物,将运输成本削减约90%。

如果无人机配送能规模化商用的话,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表示,首要优势是没有时间限制,可以24小时配送;其次是可以压缩送货时间、提高送货效率,现在不管是京东还是亚马逊,都只是在核心城市配送效率比较高,在较偏远地区仍然受到一些边际因素的影响,而无人机则能覆盖整体的区域,不管是核心区域还是地形复杂的山区,能整体提升配送效率。

迈过了成本这道坎之后,无人机送货的问题并不少。比如显而易见的续航问题、如何躲避城市中各类障碍,还有是否会出现中途人为拦截等等。

“无人机送货的确可以克服公路运输的一些困难,比如在山区运输,在急需货物运输方面也比较有优势,不过,对于物流行业而言,无人机送货可能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补充手段”,电商行业观察人士、调戏电商创始人冯华魁表示,毕竟目前运载量是有限的,在城市中运输也不太现实,更适合郊区、山区等居住密度较小的地区。至于成本方面,从现在技术来看,无人机配送成本肯定还是比卡车的运输成本要高一些,因为虽然没有司机了,但仍然需要操作、维修、管理人员,这一系列的成本还是存在的。

此外,对于亚马逊而言,考虑到这条赛道目前的拥挤程度,要想在商业化上大做文章还有点难度。Ark Invest曾预测,2030年全球无人机物流的收入将达到1130亿美元,其中地图提供商将占其中的5%,约60亿美元。而整个无人机硬件市场规模将达到250亿美元。

在市场规模和成本锐减的吸引力之下,亚马逊的对手日益增多,先于亚马逊拿到“牌照”的Alphabet和UPS只是其中之二。

受疫情影响,无人机送货的服务颇受青睐,Alphabet已经尝到了甜头。今年4月,Alphabet旗下Wing公司宣布,疫情期间弗吉尼亚州农村地区使用其无人机送货服务的客户数量大幅增加。在与Wing合作的第一个周末,Mockingbird Cafe通过Wing无人机销售的糕点比平时店内销售的糕点多出50%。

与此同时,UPS也在今年4月和药妆公司CVS Pharmacy合作,通过无人机向美国佛罗里达州The Villages退休社区的居民提供处方药配送服务。

“在国内,京东和顺丰已经拿到了某些区域的许可,京东现在还有无人机调度中心”,杨世界表示,整体来看,目前无人机配送行业只是基础资源配备阶段,相当于基建阶段。从无人机配送的前期设想、性能测试、产品形态组建,再到调度中心、机场的建设,不仅需要企业的驱动,也需要当地政府的联动,涉及到空域飞行的权限。

对于无人机配送的未来设想,杨世界提到,在空中方面,大型无人机可以作为调度中心,其中装载有很多小型无人机,后者可以进行分批飞行;而在陆地方面,则可以将货车卡车等开到一个送货的中间点,再将无人机释放出去。

本文由 多多参谋 作者:多多情报通 发表,其版权均为 多多参谋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多多参谋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多多参谋免费注册试用

发表评论